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starlightfish | 5th Jun 2009, 01:29 AM | 毋忘六四 | (238 Reads)

Picture

 十五萬點燭火

晃晃盪盪

今夜

很美麗

星光魚.2009年6月4日


starlightfish | 3rd Jun 2009, 23:29 PM | 毋忘六四 | (101 Reads)

 

 〈最後一槍〉

曲詞唱:崔健

一顆流彈打中我胸膛
剎那間往事湧在我心上

哦 只有淚水
哦 沒有悲傷

如果這是最後的一槍
我願接受這莫大的榮光

哦 最後一槍

哦 最後一槍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話還沒講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歡樂沒享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人和我一樣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個最後一槍

安睡在這溫暖的土地上
朝露夕陽花木自芬芳
哦 只有一句話
哦 留在世界上

一顆流彈打中我胸膛
剎那間往事湧在我心上
哦 最後一槍
哦 最後一槍


starlightfish | 2nd Jun 2009, 16:16 PM | 毋忘六四 | (151 Reads)

 〈你喚醒我的靈魂〉

曲:D. Bohlen  詞:林振強  唱:夏韶聲

我 從前根本懶想 從無關心故鄉 惟求偷生與安詳
你 明知可重傷 仍胸襟對槍 寧死都要堅強 只為要民主飄揚
靈魂終於都甦醒激動 動脈奔騰跟你衝
遙遙祝福 請小心保重 現在心靈跟你通 你極勇

我 從前一堆冷感 從來不肯費心 從來不管有他人
你 憑空空兩手 和一顆心 承擔千處傷痕 只為要民主精神
靈魂終於都甦醒激動 動脈奔騰跟你衝
遙遙祝福 請小心保重 現在心靈跟你通 有萬眾

只為要 民主飄揚

靈魂終於都甦醒激動 動脈奔騰跟你衝
遙遙祝福 請小心保重 現在心靈跟你通
靈魂終於都甦醒激動 動脈奔騰跟你衝
遙遙祝福 請小心保重 共付出無比的勇


starlightfish | 1st Jun 2009, 14:55 PM | 毋忘六四 | (512 Reads)

〈媽媽我沒有做錯〉

曲:林慕德  詞:劉卓輝  唱:夏韶聲

不要誰來訂制對不對 不要誰在亂判我的罪
不想太陽再升起 再升起 再次軟禁真理
不要無奈地悄悄低訴 不要麻木地慨嘆風暴
不可放下那傷悲 那傷悲 再次冷卻不理

媽媽 讓我聽聽你的心裏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 你不敢 去怒罵
媽媽 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 讓我聽聽你的心裏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 你不敢 去怒罵
媽媽 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人群沉重的足印 走上永遠的鬥爭 人民狂怒的呼吸 埋葬鎮壓的聲音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風裏仍彌漫冷冷空氣 春雨仍流淚遍佈土地
當我盼望有一天 有一天 世界永遠優美


starlightfish | 12th May 2009, 18:30 PM | 時光隧道 | (80 Reads)

這塊石屎,握在手裡,不重。凝視之,遠方的眼淚漸漸把它濕透,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真相就在裡面。真相,很沉重。

Picture

 照片來源:本校網頁

我們為遠方的災民送上祝福,很容易;為他們捐出少許金錢,也不難。然而,我們和他們之間,就是隔著那樣一道距離。山搖地動那一刻,那心膽俱裂的感覺是怎樣的?磚頭石塊迎頭撞擊那一刻,那皮破骨爆的感覺是怎樣的?身邊同伴斷氣那一刻,那肝腸寸斷的感覺是怎樣的?我們都沒法想像。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們無法對他們的遭遇有切膚之痛。

因此,兩星期前,當我坐在學校禮堂,靜聽有線新聞記者呂秉權先生分享採訪四川地震的經歷時,我決意要親手摸一摸他帶來的這塊石屎。

當日,禮堂內有近千名師生。平時,若要學生聆聽社會時事這等「嚴肅」的講座,恐怕不出十五分鐘已有許多人如坐針氈,甚至跟同學交頭接耳。可是,當日講座長達一小時,而禮堂內竟然鴉雀無聲。

石屎是從四川綿竹市帶回來。地震那刻,富新第二小學的教學樓應聲粉碎,過百名師生葬身瓦礫。呂秉權在現場檢視瓦礫中的鋼筋,發覺只有手指般幼。有線電視請專家上去視察,更發現柱裡只有磚頭,沒有鋼筋。

呂先生把石屎傳給同學們,請大家以尊重的心去看一看。講座完結前,他問石屎傳到哪裡?原來石屎傳得很慢,經過一小時,只在禮堂左邊傳了數行座位。他邀請手上正捧著石屎的同學分享感受,那位同學雖然有點靦腆,但仍很努力地搜索枯腸,用最合適的字眼表達感覺。平時,若要學生當眾談感受,許多人都會推搪,或打哈哈混過。當日分享的幾名學生,卻都態度認真,語調沉重。

「豆腐渣工程」,一個被謊言掩埋的真相,一個我們說得出卻無法動它分毫的悲劇。

我永遠不會忘記呂秉權分享的這句話:正義是甚麼?正義就是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好本份、克盡己責。

他把這塊石屎長期放在案頭,提醒自己,要善盡記者職責,要為災民討回公道。

而我,本來跟災民距離遙遠,現在憑藉這塊石屎的重量,醒悟了。有些東西的確很沉重,但只要願意放在手心,便會發現,原來我們之間最遠的距離,也不過是一塊石屎的距離。

星光魚.2009年5月12日


starlightfish | 11th May 2009, 16:40 PM | 靜觀自得 | (75 Reads)

我總以為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但看來是我太傻、太天真?

一名清潔女工無辜被重達二、三百磅飛脫下來的鐵閘壓爆頭而慘死,暴露官僚系統千瘡百孔以致枉送人命的黑暗事實。我以為在這件事上,人人都會同情死者,即使不痛罵政府當局,至少也不會倒轉過來同情政府吧?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網上論壇說:是死者自己「唔好彩」,而政府就更加「唔好彩」,因為合理不合理都要「負晒責任」!

枉死女工遺下丈夫和四名子女,一個幸福家庭頃刻破碎,無論多少賠償,都賠不了一個妻子、一個母親。看見死者丈夫傷心掩面,看見死者子女含淚喚母,我以為人人都會為他們心酸,即使不淌下同情淚,至少也不會麻木不仁吧?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網上論壇說:「人人都會死老母,我睇唔到有乜問題,意外呢 D 野,有乜可以講」!

死者丈夫本身是鐵閘師傳,檢查肇事鐵閘,一眼便看出它失修多時,且設計有誤,因此拍下照片,矢言要為妻子討回公道。這自然涉及追究刑責及追討賠償的問題。我以為對於不公道的事,人人都會認同必須討回公道,即使不親自為受害者出一分力,至少也不會責難死者家屬追究到底的決心吧?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網上論壇說:死者丈夫「好醒,第一時間影低鐵閘出事情況... 形勢大好,可以鑿一筆啦」!

受害家庭燃眉之急,是解決殮葬費,以及驟變單親家庭之後引發的生計問題。這方面,死者任職的保良局及肇事現場所屬的社會福利署,均已向死者家屬發放緊急援助金,算是合理之舉;另有報章慈善基金及有心人士,也提供捐款協助,發揮社會守望相助精神。我以為對於社會鄰里守望相助,人人都會欣賞稱許,即使不自掏腰包,至少也不會眼紅受害者得到的點點援助吧?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網上論壇說:他們「有錢人扮 poor」,「搏同情」,真是「死得好」!

這些網上言論,不是來自同一個人,而是來自不同的人,而且有不少支持者。奉勸各位,沒甚麼事情就不要去網上論壇逛吧,否則隨時爆血管!

如果網絡世界是現實的縮影,我只能說:我早已脫離現實了,我真是太傻、太天真。

即使如此,我仍會天真地繼續相信: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只不過很多人那顆惻隱之心早已湮沒於毒海中。要解毒,可能需要一點奇蹟。

星光魚.2009年5月11日

延伸閱讀: 

200磅壞鐵閘壓斃女工

建築署:維修按緩急先後

建築署拖半年不換 塌鐵閘殺人 死者夫經營鐵閘維修 誓討公道

夫:老婆你走咗我點算

應全面更換同類鐵閘


starlightfish | 27th Apr 2009, 21:51 PM | 身心健康 | (54 Reads)

墨西哥爆發豬流感,來勢洶洶。不禁掛念起兩位墨西哥朋友,立即電郵問候。

一位正在美國工作,一位正在西班牙唸書,目前狀況良好。他們在家鄉墨西哥的親友,暫時未受豬流感影響,但當地情況的確嚴峻。

這兩位墨西哥朋友,是我在撒哈拉沙漠旅行時認識的。其實相聚時間只有短短三日兩夜,但他們熱情活潑的個性、天真爛漫的行為,至今讓我難忘。

還記得第一晚夜宿於寒冷的山谷 Dades Valley, 翌日起來,人人厚褸帽子領巾全副裝備。他倆當時也跟大夥兒一般,不見異樣。但旅遊小巴開行不久,太陽漸漸露臉,氣溫逐步上升,他倆竟然趁此機會在小巴內玩變身。到了景點下車時,大家眼前一亮,他倆竟變了全身 Berber 人裝束,非常好玩!原來他倆早有預謀,在厚褸之下早已穿好今日的主打服飾,因為目的地是沙漠,穿得像居住於沙漠的 Berber 人,玩起來更投入。

特別是其中一位墨西哥朋友 Angel,現在我依然深深記得,在撒哈拉的星光下,他一邊欣賞著我替其他人拍攝的照片,一邊像孩子撒嬌般嚷著要我明天也替他拍照。更無法忘記,在金色的晨光下,在我相機的觀景窗裡,突然發現他正提著鞋子,赤足在茫茫沙丘上東闖西走,像個雀躍又失神的孩子,不捨得回家。當然,永遠不會忘記在巴士站道別時,那難捨難離的一幕,他張開雙臂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比陽光更溫暖。

Picture

從撒哈拉回來後,曾經有段時間十分失落,因為認識了一群友善純樸的外國朋友,很想繼續維繫友情,但原來殊不容易。以為有電郵這東西,可以打破地域界限;但原來網上資訊太氾濫,一封用心去寫的電封,往往也迅速沉沒於資訊大海中。

想不到,反而因著一場疫症,將人重新連繫起來。今次 Angel 迅速給我回覆,讓我喜出望外。雖然他性格活潑開朗,但回信中亦隱約流露他對家鄉的擔憂。

目前重災區墨西哥城已停課,情況就如當年 SARS。但墨西哥城更下令,禁止居民親吻和握手,以降低病毒傳播機會。猶記得當年 SARS, 人心惶惶,人際接觸大量減少,使得平日冷漠疏離的香港人,也感到難以忍受。如今,天性熱情的墨西哥人,又怎麼抵受得了這突如其來的人際隔離呢?

疫症,一如所有的考驗,可以將人隔離,也可以將人連繫。

星光魚.2009年4月27日


starlightfish | 24th Apr 2009, 00:32 AM | 恩典無盡 | (52 Reads)

中環往長洲的渡輪上。天有點點陰霾,海有點點波浪,一如我的心境。

「看見社會上不公義之事,因而內心產生一份激情,這是好事,不應壓抑。
 因著這份激清,才會產生動力,為不公義之事發聲。」

這份激情若能以妥善方式處理,可為社會帶來正面能量。
 但若使用羞辱別人的方式去表達,只會觸發防衛、加深仇恨。」

「關心社會問題,既要發聲,又要保持心境寧靜,的確不容易。
 所以內心修為是多麼重要啊。」

感謝關神父,我的心靈導師。

也願以他的話,與所有關懷蒼生疾苦的朋友互勉。

星光魚.2009年4月23日


starlightfish | 20th Apr 2009, 00:25 AM | 毋忘六四 | (148 Reads)

Picture

連續十天騎單車,打破了自己的紀錄!這個復活節假期雖然平淡,卻做了一件最能讓自己抒懷、伸展的事。

雙腿有限,路走不了多遠。但加了兩個輪子後,世界立時寬廣起來。

到外地旅遊時,我也喜歡騎單車。台灣的花蓮、台東、台北,大陸的雲南、四川、廣西,都留下了深深淺淺的單車軌跡,搖搖晃晃的遠行記憶。

去年夏天身處廣西陽朔,京奧賽事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太陽也如火般燃燒,我騎著單車沿灕江畔疾走,讓所有煩擾隨風四散。

陽朔的街道並沒有很多單車。汽車、摩托的氣味和聲浪,早已掩蓋零星落索的單車倩影。大概在中國大部分城市,現在都是這般景象。想起許多年前,在四川成都市內單車遊,當時自己單車技術稚嫩,卻掛個「勇」字在胸前,竟敢在「車山車海」之中冒險奮進,結果被撞跌之餘,更被當地人嘲笑。那幅單車洪流的圖像,至今依然深刻。

我不曾在北京騎單車,卻無法不想起北京的單車。

想起那位手握鮮花、腳踏單車,趕往胡耀邦肖像前悼念獻花的女孩。想起那些手搭肩、一字排開,浩浩蕩蕩地開往天安門廣場的單車遊行隊伍。想起那批舉起「救救學生」橫額,推著單車趕往慰問絕食學生的法官。想起那些用單車運載麵包和清水,自發到廣場支援絕食學生的市民......在那個年代,單車是尋常老百姓的代步工具、平凡生活的忠實伙伴。而在那段火紅的日子,我常常呆坐電視前,在記憶中沉澱了無數晃晃動動的單車影像。

自然,也想起那無數倒下來的單車,還有單車旁奄奄一息的平民。也想起那些在單車上放上木板,木板上放上鮮血滿身的傷者,然後竭盡平生最大力氣騎單車飛奔往醫院的百姓。也想起那兩個在槍管口吊掛著示眾的扭曲單車輪子......

我無法想下去了。

那一年,母親看完電視新聞,咬牙切齒道:「太可惡了!我不會踏足北京!」我受到她的感染,也覺得自己將會跟北京絕緣。

直到許多年後,我終於取消自己的禁令,踏足北京。到處都是汽車和摩托,看不見單車洪流。到長安大街沉思,又到天安門廣場默哀。徘徊之間,忽見千千萬萬的單車,從四方八面湧來,騎車者人人臉帶微笑,舉起勝利的旗幟,有些人還問我是否口渴,熱心地遞上清水......

我恍然明白,單車不但在空間上讓人自由伸展,更在歷史的長河裡讓人來去自如,從遠古至到永遠。

星光魚.2009年4月19日


starlightfish | 18th Apr 2009, 23:23 PM | 毋忘六四 | (70 Reads)

有耳的,聽吧。


Next